桃花树下,他一袭白衣,温文尔雅,手中长琴

桃花树下,他一袭白衣,温文尔雅,手中长琴

桃花树下,他一袭白衣,温文尔雅,手中长琴宛转悠扬,悦耳动听。

眉目柔情,望着面前的她。

她一袭白衣,倾国倾城,舞姿非凡,只是那如水的眸底深处却深藏哀愁。

一舞毕,她轻轻走到他的身边,“水哥哥,你可会一直这么念儿吗?”

“傻丫头,水哥哥当然会一直陪着你了,因为丫头是水哥哥一辈子的知己啊!”

她默默起身,心却痛如刀绞,“水哥哥可否再问念儿弹奏一曲?念儿练了新舞想跳与哥哥看。”

他微笑点头,长指划过琴弦,犹如泉水般的曲子潺潺飘扬。

“啪。”琴弦震断,划破了他的手,鲜血淋漓。

他错愕抬头,那翩舞之人竟不知何时瘫倒我与地,嘴角溢出鲜血。

“念儿,念儿,你在做什么傻事啊!念儿!为什么,为什么!”他抱着她,痛不欲生,撕心裂肺。

“水哥哥,不要哭,念儿不愿意看到水哥哥哭,答应念儿,好好活着,好不好?”

她缓缓抬手,抚摸他的面颊,只是面色却越发苍白。

她本是【鸳鸯楼】第一才女,能歌善舞,多才多艺。

那一天,他救她与歹人之手,只一眼,她便彻底沦陷。

以后的日子,她常常与他相会,她跳舞,他弹琴,可谓是l郎才女貌,天生一对。

得知他心心念念着一把古琴,她便夜夜多舞,不畏辛苦,终于赚够了钱,买下了那把古琴。

当她兴冲冲的抱着那古琴去寻他时,却远远看见他与一女子甜蜜相拥,笑得很是开心。

她泪流满面,拖着沉重的步子离去。

原来,自己不过是插足别人感情的坏女人。

原来,自己钟情之人早已心有所属。

原来,一切都只不过是自己的一厢情愿罢了。

“水哥哥,念儿很开心这一生可以遇到你,念儿很知足,水哥哥要好好待那女子,念儿无法再做水哥哥的知己了,水哥哥……保重……”

纤纤玉手掉落在地,那双哀怨的眼睛终是闭了起来,徒留男子心碎如沙。

“傻丫头,你怎么那么傻,那女子却是我的亲生妹妹,你又可知,红颜知己这四个字……”

【爱情很脆弱,有时候一个很意外的误会便可以摧毁!】

桃花树下,他一袭白衣,温文尔雅,手中长琴
「点点赞赏,手留余香」

    还没有人赞赏,快来当第一个赞赏的人吧!
0 条回复 A 作者 M 管理员
    所有的伟大,都源于一个勇敢的开始!
欢迎您,新朋友,感谢参与互动!欢迎您 {{author}},您在本站有{{commentsCount}}条评论